舞蹈演员的B面:认清真相后依然热爱

2020-11-16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如果把人群中的潘帅帅指给你看,你多半以为他只是一个维护秩序的保安。他个子很高,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,脸上总是挂着阳光的笑容。在景区的快闪活动上,他和另一名“保安”龙龙在维护现场秩序的同时,也加入到现场的舞蹈演员行列中,为游客们展现出平日严肃“保安”的反差萌。


在游客们的镜头下,他俩伴舞的画面被上传至短视频平台,形成了不小的轰动。帅帅被网友挂上了“全网最帅保安”的标签,合影的人络绎不绝,每当被人索要联系方式时,不善于拒绝的他脸上总会浮现出一点羞涩。


  


在演出结束后的化妆间,我们见到了大汗淋漓的二位“保安”。如果不是亲耳所闻,你不会相信帅帅和龙龙如今仍未满18。另外,他们的真实身份并非是”保安“,而是红色娘子军演艺公园的演员。他们两个自述是认识多年的发小,在山东曲阜这个孔子的故乡一起长大,初中毕业后决定去艺校进修,在实习期间便一起来到了祖国最南端的城市——三亚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在化妆间的即兴表演


在演艺公园帅帅和龙龙的经历也反映出大部分同龄演员的经历。实习期间,这些艺术生们便开始了“全国巡演”的跑项目阶段,他们当中有些已经辗转了几个演艺项目,从上海到南京,从武汉到三亚,甚至更远的城市。帅帅自诩自己过着的是流浪生活,但于他而言,在年轻的时候能去不同的地方体验,也是他一直所期待的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生活中的龙龙(左)和 帅帅(右)


谈起舞蹈学校的时光,在他俩看来,是苦中带甜的。

在舞蹈学校,一群刚刚脱离了父母管束的孩子就似脱缰的野马,但不巧的是,学校有着严格的管理规范。进校头两年是他们最艰苦的两年,辛苦到何种程度?入校初期,大概有4个月的时间是身体不适的。班主任带他们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没事儿,就是劳累过度。脸是红的,面部的毛细血管因为憋气倒立全破裂了。但他们并不觉得很痛苦,反而很欢喜,老鼠掉进米缸的欢喜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每个艺术生都会暗涌着对舞台的幻想。练功虽苦,但很帅很有范儿,每天都像电影里一样打扮,穿粗布汗衫、灯笼裤,扎绑带,踩着布鞋,脑海中则幻想着以后登上舞台后威风凛凛的形象。

说到这,你会发现他们高颜值外表下并不空洞,他俩都显露出普通人的那种粗糙又真实的特质。因为身处异乡要独自面对一切,对父母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状态造就了他们乐观的心态。在他们十五六岁的时候,已经体会到赚钱的不易和经历了社会的磨练,所以在他们身上,有着同龄人中未有的成熟与懂事。

在园区内,演员的宿舍楼和排练厅紧挨着,吃饭、睡觉、看手机、练功、演出,不用出园区大门,就可以完成一天的生活。这种「与世隔绝」,好像一个完整缜密的世界,保护了演员们单纯的内心。与人们想象的舞蹈演员的生活不同,演员们几乎每天都需要演出,鲜有假期。在平行时空里,和坐在教室里备战高考的学生一样,生活几乎是两点一线,和在舞台上的光鲜亮丽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排练中的龙龙与帅帅


舞蹈演员的行业性质和程序员十分相似,都是吃青春饭的行业。当年纪渐长身体柔韧度不比以前,就意味着演员只能转向幕后。对于之后的职业规划,帅帅希望有一间自己的舞蹈学校,自己担任老师,从五六岁的小孩子教起。他说自己一辈子只会舞蹈这一件事,跳舞让他感受到力量,这种影响从台上一直延续到生活中。

采访的最后,我抛出了最后一个心中的疑问。

如果时光倒转,选择另外一种可能,现在会是什么光景?这个问题让他俩陷入了短暂的思考,「说实话,再来一遍我也还是会选择舞蹈,我觉得我的选择很正确,而且不需要纠结,我的天赋就是跳舞,很顺理成章。」

在一旁的龙龙若有所思,过了一会他说道:
“我也是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相关新闻
分享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0898-88816188